雄县瓦桥关

关于雄县的历史与传说

雄州瓦桥关的一些历史记载

雄州古城座落在华北明珠白洋淀边,是始建于一千多年前的古城,战国时期为燕南赵北之边界。据清代雄县县志记载,周庄公3年(公元前694年),燕桓侯徙建别都于“临晚”(濒临易水之意)。县城西北12里古贤村(旧名古县),为易别都旧址。周世宗显德六年(公元959年),世宗亲征伐辽,收复瓦桥关建雄州。清代著名散文家姚鼐曾写过一首《雄州咏周世宗》的七律:
 
世宗北伐志犹勤,山后宁容地剖分。
天意自留耶律氏,人心俄变殿前军。
五朝庶见真神武,再世何难嗣守文。
反复兴亡无处问,瓦桥关外又斜曛。
 
瓦桥关即今日县城内横跨大清河上的解放桥。据《雄县新志》载:“宋时瓦桥北与辽人为邻”,“自县治起,过七省通衢坊

杨六郎大战祁家桥

雄县祁岗村头,有一个大坑,坑底下竖着几根桥桩,这个地方过去叫祁家桥。

相传,这里是当年杨六郎与辽兵打过一场恶仗的战场。北宋年间,宋王派杨六郎把守溢津关、瓦桥关、草桥关,抵抗辽兵。为啥单派杨六郎把守三关口呢?因为杨六郎武艺超群,能征善战,辽兵辽将吃尽了杨家将的苦头,所以,只要一看见“杨”字大旗,辽军就会胆战心寒。辽国一心想占领中原,就千方百计想除掉杨六郎,他们派奸细买通北宋的奸臣潘仁美。潘仁美在宋王面前诬告杨六郎在边关蓄意谋反。昏庸无道的宋王听了谗言,削减了杨六郎的兵权,潘仁美的女婿张昭之到三关任督军,监视杨六郎。辽国趁机出动十五万大军,直取瓦桥关。杨六郎听到消息,立即发兵迎敌。谁知,张昭之奉...

杨六郎智守瓦桥关

却说杨六郎大战祁家桥以后,辽国再也不敢轻举妄动,骚扰大宋边境。

一日,辽国萧太后驾坐金銮宝殿,一脸阴气,招来文武大臣共商讨宋计策。萧太后大弟弟辽国宰相萧天佐说:“就目前情况来看,我们对宋朝不宜再动用武力,杨家将是我们的劲敌,特别是杨六郎文武双全,智谋超群。

祁家桥一战我们损兵折将, 元气大伤。” 萧太后无言以对,愁眉不展,唉叹一声,心想:“我们大辽国为什么就没有像杨六郎那样的勇将呢?”这时,坐在一边的伐宋大元帅萧太后的二弟萧天佑眼珠一转,说:“姐,不要太伤感了,现在不是我们发愁的时候,小弟却有一计。”萧太后眼前一亮,高兴地说:“快说来听听。”萧天佑诡秘地说:“现在正是六

雄州古音乐的历史

雄州古乐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明朝初年洪武年间,它和宫廷音乐有着极深的渊源,作为民间鼓吹乐之北乐支系,到了明清两代最为鼎盛。传承至今,雄县古音乐会有赵岗、杜庄、开口、亚古城4 家。这4 家音乐会,有的为道传,有的为佛传,各有各的特色,但都和宗教信仰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

赵岗村音乐会有一本民国年间的手抄本乐谱,记载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古代乐曲,经专家鉴定,其中几首在其他地方的古乐中从未发现。由于民间活动是自发性的,而且“音乐会”不以赢利为目的,所以常常较难继续,而该村音乐会很好地解决了这一难题,从88 岁的老人到20 多岁的年轻人,四代传人共同演奏,正是这种传承有序地继承,所以该村的...

瓦桥关内的铃铛阁

在古代,地处要塞的边陲的雄州“瓦桥关”,座落在瓦济桥南,现今南关大街中段。门洞横跨街心,南面上方嵌有“雄关”两个大字,可想当时多么雄伟壮观了。
 
还有名气的要数“圆通阁”(俗名铃铛阁),建于明永乐十三年。那画栋雕梁下面挂满了铃铛,被风一吹,发出“叮铃”“当啷”的响声,令人赏心悦目。另外雄文阁、慧光阁、玉虚阁等诸胜迹全无,也只剩下“横空云栈余沙碛,半壁严关尚瓦桥”了。翻开雄县县志,这些胜迹犹见历代诗文。
 
如明代马希周《慧光阁题成》:
 
          林间初辟化入宫,...

乾隆皇帝与半蒸半煮的传说

白洋淀的风味小吃极为丰富,其中一种是玉米面饼子炖杂鱼,这也就是清代乾隆皇帝说的“半蒸半煮”。

原来,乾隆皇帝在位时常到白洋淀水上围猎。每逢围猎,场面宏大,引来许多渔民观看。一次,乾隆又来围猎,不巧遇到大风,龙船翻沉,乾隆落水,被青年渔民李登龙救上岸来。待到乾隆换上干衣服,惊魂落定后,才感到腹内空空,饥肠辘辘。随行官员让李登龙给准备饭菜。李家连碗白面都没有,更不用说招待这些吃惯御膳房饭食的人了。

母子俩发了半天愁,也想不出好饭菜,只能做顿渔家饭——玉米面饼子炖杂鱼。李登龙小心翼翼地端上饭菜后,心里忐忑不安,深恐乾隆皇帝怪罪下来,可谁知乾隆一看那半截黄、半截酱色,一面有嘎渣,一面嫩嫩的饼子,大...

雄县板家窝村的战斗

1939 年10月16日,新城县白沟方面侵华日军300余人、伪军500余人向雄县板家窝进发,企图袭击驻板家窝的我八路军一二〇师亚五团。亚五团在政委余秋里以及三支队长贺丙炎的指挥下,严阵以待。

战斗打得异常激烈。日军发动了5 次进攻,而位于吴家大院的亚五团前沿阵地寸土未失。在敌我双方相持阶段,亚五团又作了重新部署,调整了兵力。来了个“拦腰冲杀、中间突破”的战术,经激烈战斗,摧毁了日军防线。而后南侧部队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日军两翼推进,形成了两肋夹击的攻势。打得日军措手不及,首尾不能相顾,整个战局很快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此次战斗击毙日军78人,击伤日伪军100余人,缴轻机枪6挺、迫击炮1...

关于雄县开口村董家的一些资料

偶尔在网上查阅资料,发现了开口村董家一些资料,我想这些资料可能会随着网络越来越大信息越来越多,以后再想找到很不容易,所以特别收录在此。

这是在网上找到了关于董家的历史传承,不知道有没有根据,反正把董仲舒都拿出来了,应该算很牛气的吧。

始祖董仲舒,世孙董键,世孙董微-董哲-董昕-董俊曾任龙虎卫上将军左副元帅之职,元朝初年在河北藁城居住,俊生九子:文炳、文蔚、文用、文直、文毅、文振、文进、文忠、文仪。三子文用-士贞-守纬-玉(敬玉)-良甫(辅),明朝初期老祖董良甫随燕王朱棣出征迁居河北雄县开口村弘治帝封建立董氏家庙及家谱。董良甫第十七世孙(家谱十八世)树淞。 

根据这些信息显示,目...

饮马河与马蹄湾的传说

相传大宋的名将杨六郎镇守三关,使辽兵不敢轻易南犯一步。辽国对杨六郎是又恨又怕。

有一年,辽国又发动了一次大的战争,妄想活捉杨六郎,抢占三关口。杨六郎带领众将士奋力迎敌,把辽兵赶出了边关口。他为了严惩辽国,一直往北追杀辽兵,一连追赶了三天三夜,辽兵败退了数百里。当杨六郎返回安州时,整整一天找不到水喝。弄得将士们疲劳不堪,连战马都蔫了。正走之间,杨六郎的战马忽然落荒而逃,杨六郎怎么也勒不住,战马只是飞也似的朝南奔。跑了很远,突然在一片青草地当中的小凹坑边停下来。杨六郎翻身下马,只见战马满身是汗,口吐黏沫,干渴到了极点。他四下一看,遍野是稀草疏苗,一片旱象,只有这一小片绿草茵茵。他把缰绳搭在马背上...

西河大鼓在雄县的传承

西河大鼓产生于河北省中部农村,源于清代中叶。其前身是“弦子书”、“木板大鼓”。大约清代康熙、雍正年间,冀中有很多属于大鼓类的说唱形式,曲目多是民间传说故事,唱腔朴素,乡土气息浓厚,伴奏形式简单。演员自弹自唱,形式活泼。有一位叫马三峰的高阳艺人对它进行创新,吸取了戏曲、民歌、叫卖的音调,丰富了原来曲调的表现力,并把小三弦伴奏改为大三弦,木板改为铁片,奠定了西河大鼓的基础。

马三峰的弟子朱化麟(雅号朱大官)、王振元(雅号老毛贲)、王再堂(雅号转眼王),均系雄县人。其中,朱化麟创作了很多新的曲调,在师承前辈的基础上,自成一派,以“说唱并重、台风潇洒、雅俗共赏”著称,所传弟子很多,开创了“朱派”西河...

下一页
©雄县瓦桥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