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县瓦桥关

关于雄县的历史与传说

雄县瓦桥关的来历

瓦桥关在河北平原中部,因地属古瓦桥,以地为名。约唐末置瓦桥关以防契丹。后在瓦桥关的东北面又连置益津关和淤口关,合称“三关”。现在的《杨家将》里所说的三关就是指的这里。

瓦桥关故址位于今河北省雄县城西南,华北明珠白洋淀之北,大清河从这里曲折向东直入天津。历史上,瓦桥关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全国各地进入北京,最便捷的通道便是由经经过。历史上所谓的三关是指瓦桥关、益津关和淤口关。由于“三关”一带地势低洼,到处是河湖盐碱地面,居民稀少,易为敌人所乘,在此设险,利于防守。

唐代末年,东北部的契丹已日渐强大起来。契丹屡屡南犯,所以“三关”一带时有战争。到了五代,契丹激烈向外扩张,三关更是战火不断。后唐同...

日军暴行:韩西楼村惨案

日本侵略者在入侵华北后,对于中国人民犯下了涛天罪行,在雄县境内就先后制造了米家务惨案、韩西楼惨案、望驾台村惨案等。

1942年11月底,侵占雄县的日军获悉韩西楼村干部秘密名单。几天后,日军到韩西楼村抓捕了该村民兵张根套和村民韩德元,经审讯后,韩德元被释放回村。12月初,日军带张根套于深夜3时许包围了该村。拂晓后,日军闯入村中,把全村村民驱赶到信永发家大场,然后要去村民们的"良民证",并叫张根套认人,被张拒绝。日军毒打张根套后,开始按照名单抓人,计有:村长张书林,副村长化振江,农会主任韩从祥,会计张小红,给八路军做过饭的张仲元,民兵张大品、张双印,以及村民张小来、张相清、马...

邢村大台的传说

在离县城不远,有一个村子叫邢村,在村子附近有一个地方特别高大,人们习惯叫那里为大台。

大台形成已经无数年了,据说那是杨六郎的点将台。传说中在大台周边,经常有狐仙出没。

一天早晨,天还没太亮,有位青年在大台边打野兔。突然,发现大台上有一只狐狸。青年端起,瞄准狐狸,咣的就是一枪。待火枪发射后的烟雾散尽,青年猎人定神观看。

狐狸不见了,他的面前出现一位慈眉善目,皓首长髯的老翁。只见他头扎羊肚毛巾,身背筐头,手拿粪叉,面带微笑,用和蔼可亲的口气说:“小伙子,你朝那儿放枪啊! ”

青年猎人自知闯下大祸,转身便走。心想:明明看见的是一只狐狸,怎么变成个老翁了呢?不过回眸一望。但见大台上,...

古庄头村父子白洋淀里捞元宝

传说白洋淀里有两座山,一座金宝山,一座银宝山。人们都幻想着哪天找到宝山,捞几个元宝回家。

传说是古庄头有一户姓赵的父子俩。这一年他们种了五亩北瓜,北瓜大丰收,父子俩每天用船载了到淀南一带去卖。

这天父子俩起得特早,半夜就起床了,六舱船他们装了满满地一船北瓜,儿子摇前棹,父亲摇后棹,一路向南。这条水路走熟了,很快就穿过大清河往南拐进一条河汊。突然“咔嚓”一响,船浅住了。儿子看看前后,问:“爹,咱没走错吧?”父亲说:“没错,每天都从这儿走,今儿个怎么浅住了?”儿子说:“船底下有东西,我下去摸摸。”说着一个猛子扎下去。不一会儿,浮出水面,喘口气,一手扒着船帮,一手递来件东西:“爹,你瞧瞧这是什么...

王家房村青石山的传说

雄县王家房村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可能现在很多王家房村的人都不知道了,收录在这里,大家没事的时候可以询问一下老辈的人,是不是就发生在王家房村
  
从雄县老县城往南走,一直到赵北口然后到莫州,这里一直是从北京通往南方各地必经之路。在这条道路两边都是一望无际的荒野,当地人叫千亩方。在千亩方里,静静地躺着一块四四方方的大青石,它是做什么用的,没人知道;从哪里来,也没有人知道,老人们只知道它叫青石山。

青石山正东有个小村叫王家房,因这紧临白洋淀地势低洼十年九涝,人们种的庄稼往往颗粒无收,因此这里的人们家家种上几亩箐,箐这东西不怕水,收获了在水里沤成麻纺成“经子”做成叫做“钱串”(串铜钱的东西)的一种细麻绳...

雄县半庄头村的袁宗儒

在雄县半庄头村西,以前一直有一个袁家坟,据说那里埋葬着明代重臣袁宗儒。后来经过发掘,在那里发现了一块墓碑,证实那里的确就是袁宗儒的墓地。


袁宗儒,字醇夫,明正德三年(公元l508年)进士,雄县雄州镇半庄头人。


袁宗儒碑碑阳记载着袁宗儒的十任官职:“初任江西疲乏试监察御史,二任江西道监察御史,三任大理寺右寺丞,四任大理寺左寺丞,五任大理寺右少卿,六任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巡抚贵州等处地方,七任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提督抚治郧阳等处地方,八任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巡抚山东等处地方,九任都察院左都御史管理院事,十任今职”(即户部侍郎)。碑阴文字皆无,只有“大清康熙四十三年岁次甲申仲...

南庄子村龙母坟的传说

关于龙母坟的传说有很多版本,在网上搜索一下,有河北版本还有山东版本,似乎还有其他的版本。关于这个传说的来源已经无从考证了,但是劳动人民通过这些传说,表达了大家在美好事物的追求。下面是收集整理的关于雄县南庄子村龙母坟的传说,如果你还有相关的资料,可以继续进行补充。


雄县南庄子村里有一个姓李的青年。他身大力壮,为人耿直,乐于助人,村里人都很喜欢他。有一年,邻居为他说了一房媳妇,姓张,名英,长得俊美,心地善良,勤俭持家。两个人互敬互爱,相待如宾,幸福美满。结婚一年后,有一天晚上,要分娩了。小李请了邻居王大妈前来接生。守侯了一夜,天快亮时,生下了一颗肉蛋。把接生婆王大妈吓得目瞪口呆,

雄县邢村的“大台”

雄县邢村有一个地方叫做“大台”,原来一直是一块大高土岗,没有人知道那个地方是做什么用的。后来经过发掘,才知道那里原来有着一个“地下长城”——宋时的古战道。

邢村的“大台”据传说是为了迷惑敌人,在那里设置了“虚粮冢”。“虚粮冢”谓假粮仓之意;因为作战时需要大量的粮草储备,粮草充实,作战就能稳如盘石,运筹帷握,是战时必备的基础,借以“虚粮冢”来迷惑辽敌。又传:这一大土台,是挖什么东西堆积起来的土丘。又有人说这是宋将杨景(杨六郎)阵守“三关”时期的点将台。杨景部下名将焦赞曾阵守雄州瓦桥关时与辽军做战时战死在雄县境内城西的(至今相传,县城西楼村有“焦赞墓。”)也有人说“大台”是古人的祭坛。由于“大台...

关于燕南赵北的传说

关于燕南赵北的传说,历史上有多种,现在流传最广的就是河北雄县城南的赵北口村,那里是历史上燕国的最南边赵国的最北边。在这里还有历史上最著名的十二座连桥。

赵北口北邻雄县,南界任丘。赵北口古为燕赵交界之地,有“燕南赵北”之说。唐及五代为唐兴县所辖,称唐兴口。宋代筑堡屯戍于此,称赵堡口,后称赵北口。是西淀向东流入大清河的咽喉,又是南北水陆交通要道。

赵北口北面十二里是“三关”之一的雄州瓦桥关。往南十里又有莫州大庙的雄伟殿堂,俗有“十二连桥赵北口,天下大庙数莫州”之称。

还有一种说法,这个来自于一首古诗《高碑诗 》作者是清代的李邺,诗作里说:谁家村落半疏篱,丞相高碑迹尚遗。欲问东平旧事...

雄县名称的由来

雄县自古被称为瓦桥关,后到五代时改设雄州,到现代才改做雄县。之所以被命名为雄州,主要因为大雄山与小雄山。

《读史方舆纪要》卷12保定府雄县记载:大雄山“县治西南二里,高峙数十丈,峰顶广夷,一名望山,以其标领群岫,为众望也。其左翼为小雄山,奇峰牙列,石罅甘泉出焉。五代周置雄州,盖因山为名。”

在李鼎元的《使琉球记》中记载:

三月朔日(癸丑),晴。过张桓侯祠,不入。六十里,新城县分水驿,食。经白水沟沿堤行七十里,宿雄县归义驿。明云间陆应阳「广舆记」载:『雄县有大雄山』;余往来数次,未之见。县令冯君瑛来谒,问之;对曰:『不惟县治无山,即附郭亦无山』。则陆记未足信,疑金人并归义入归信,非复周显德...

上一页 下一页
©雄县瓦桥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