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县瓦桥关

关于雄县的历史与传说

关于瓦桥关的来历



历史上的三关,一般说法是瓦桥 关、益津关和於口关。瓦桥关 在河北平原中部,因地属古瓦桥,以地为名。约唐末置关以防契丹。其时在这关的东北面又连置益津关和淤口关,合称“三关”。瓦桥关故址位于今河北省雄县城西南,地当冀中大湖白洋淀之北,拒马河之南,据古代九河下游,河湖相连,水路交通便利。由瓦桥关向西,可至河北重镇保定,东可循拒马河下游大清河入海,北连冀北军事重镇幽州,南通冀中诸重镇,地位重要。  

由于“三关”一带地势低洼,到处是河湖盐碱地面,居民稀少,易为敌人所乘,在此设险,利于防守。唐代末年,东北部的契丹已日渐强大起来。契丹屡屡南犯,所以“三关”一带时有战争。到了五代,契丹激烈向外扩张,三关更是战火不断。后唐同光二年,契丹悍然南侵,犯瓦桥关,竟屯兵不归。后来,石敬瑭乞兵于契丹,灭了后唐,建立后晋,把燕云十六州割让给契丹,瓦桥等三关便为契丹所有。

后周世宗英武,有平一天下之志,对契丹用兵。显德六年(959),世宗亲自率军伐辽,收复了燕云十六州中的瀛、莫二州和“三关”,于是“三关”以南始为国境。直到北宋建立,国力不强,未在这一带国境线上前进一步,仅采取守势,瓦桥等三关成为北宋的北方边防要地。

北宋初年,集结重兵驻扎“三关”,以防契丹辽军南侵。可是“三关”四周尽属平原,无大山大河可作为据守的凭借。为了增强边防的御敌能力,宋真宗时驻防瓦桥关的六宅使何承矩,“因陂泽之地,潴水为塞”,壅塞九河中徐、鲍、沙、唐等河流,形成众多水泊,河泊相连,赫然构成一条南北防线。以后水域逐渐增广,终于成为一道沿流曲折800里,宽处达60里的水上长城。这道水上长城为瓦桥关等三关助威不少,对阻遏辽的南侵起到了重要作用。


宋与契丹分界的三关指淤口关(今河北霸县东)、益津关(今霸县)、瓦桥关(今雄县),一说无淤口关,为草桥关(今高阳东)。史料记载,宋朝名将杨业曾任中正军雄州节度使,其子杨六郎把守瓦桥关十六年。作为历史地名,“三关”乃指瓦桥关、益津关、淤口关。当杨延昭守边时,已无该三关之建置。所谓镇守“三关”之“三关”,实指北方边防前线。“杨家将”故事所称之瓦桥关,乃沿旧名以指雄州。实则杨延昭在北边二十余年,并未镇守过雄州。雄州固曾是高阳关都部署之辖区,但并非副都部署杨延昭所直辖。谓杨延昭镇守瓦桥关,亦属艺术家之想像,于史并无实据。


据悉,宋辽边关古战道是宋辽争霸历史的最好见证,它始于雄县县城的铃铛阁八角琉璃井,向东北经大台、祁岗延伸至霸州、文安、永清,东西长达六十五公里,南北宽达六十五公里,总面积达一千三百平方公里。经我国一些著名的文物考古、宋辽金史、古战争史、旅游地学等专家学者多次考察鉴定后一致认为:宋辽边关古战道分布广、规模大、延伸长、类型多、结构复杂、战争功能齐全(“引马洞”“藏兵洞”“议事厅”“料敌洞”“迷魂洞”等一应俱全),并且用规格与质量基本统一的青砖砌铸,应为经过精心规划设计,统一组织领导下建造的大型持久防御性地下军事工程。这在我国乃至全世界都十分罕见,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军事价值,可堪称中国宋辽史上的“地下长城”。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雄县瓦桥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