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县瓦桥关

关于雄县的历史与传说

雄县铃铛阁的传说

那时候马阴阳就是个算卦的,给人看相算命看看风水,谈不上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可是也帮助了不少人。有听他劝的免遭灾祸,升官发财的也有和他有关系的,真的假的咱不敢妄加评论,反正是越传越神。

马阴阳虽然名声在外可是家里却很清贫,勉强把几个孩子拉扯大了倒也没病没灾,儿子大了也成家了受不住家里的清贫,就时常埋怨当爹的,你那么有能耐怎么不给你儿子们都算算,叫我们也过上好日子。马阴阳开始听了只是摇头笑笑说,你们命里没有啊,后来禁不住儿子们的三番五次。一天把儿子们叫到跟前说,儿啊,你们总埋怨当爹的,今天我算了一卦,你们的财运来了,今天午夜子时一过会有贵人在咱家门前路过,此人身上多金多银你们兄弟可带刀枪棍棒躲在门后,看到人来了就冲出去不要讲话棍棒齐上抢他钱物,但是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时间一过就不能再动手了。

儿子们听了不干,说爹你这不是叫我们做坏事吗,我们不干伤天害理之事。马阴阳又说,你们只管照话去做,天机不可泄露,当爹的不会害你们的。儿子们才答应下来.

话说到了午夜子时,马阴阳的几个儿子正手持棍棒在门后观望,只见由东向西来了一票人马,只见十数名金盔金甲威武大将身骑高头大马开道,身后步马车长长一列,哥几个一看这就不是皇帝出行,也是将相王侯啊。吓都吓傻了大气都没敢出,等队伍过去了哥几个才缓过神来。出去抢的话谁都没敢提。紧接着又听见传来一阵零乱的马蹄声,偷偷一看数十骑由东向西缓缓而来,清一色的白马,马上之人清一色的白盔白甲皂白袍,个个精神抖擞提枪挂刀,有说有笑的向西而去。哥几个一嘀咕这肯定和前面的是一伙的,一看都是武将给前面保镖的,咱还去抢人家,出来一个就把咱哥几个都撂倒了,还是再等等吧,咱爹说的肯定不是这帮人。眼看着时间马上就过去了,就看见提提啦啦过来个人,黑黑瘦瘦的牵了个毛驴,毛驴背上搭了个麻袋,一看就是个外地赶夜路的,哥几个胆儿也上来了,冲出去就打。棍棒一粘身哗啦一声连人带驴变成了一堆黑乎乎的废铁。

哥几个傻眼了,进屋里去问问老爹吧,马阴阳没睡正等着儿子们呢,见几个儿子进屋了,磕了磕手里的烟袋锅说到,我早就和你们说过你们命里无财你们不信,第一拨人那是堆成山的黄金,第二拨人那是成车的白银,你们只落了一堆废铁。这就是命啊,你们日子虽然过得清贫可是家里人都没病没灾,这就是你们最大的福气了。以后就不要提要我给你们求财的事了,那堆废铁你们也不要留着了,官府正在盖铃铛阁把铁捐出去铸了铃铛吧。

这就是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功名利禄身外事,平安健康最难得。

这样,铃铛阁里的铃铛就都做成了铁的了。不管春夏秋冬,县城里都有着悠扬的铃声。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雄县瓦桥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