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县瓦桥关

关于雄县的历史与传说

杨六郎大战祁家桥

雄县祁岗村头,有一个大坑,坑底下竖着几根桥桩,这个地方过去叫祁家桥。

相传,这里是当年杨六郎与辽兵打过一场恶仗的战场。北宋年间,宋王派杨六郎把守溢津关、瓦桥关、草桥关,抵抗辽兵。为啥单派杨六郎把守三关口呢?因为杨六郎武艺超群,能征善战,辽兵辽将吃尽了杨家将的苦头,所以,只要一看见“杨”字大旗,辽军就会胆战心寒。辽国一心想占领中原,就千方百计想除掉杨六郎,他们派奸细买通北宋的奸臣潘仁美。潘仁美在宋王面前诬告杨六郎在边关蓄意谋反。昏庸无道的宋王听了谗言,削减了杨六郎的兵权,潘仁美的女婿张昭之到三关任督军,监视杨六郎。辽国趁机出动十五万大军,直取瓦桥关。杨六郎听到消息,立即发兵迎敌。谁知,张昭之奉了他老丈人的密令,只拨给杨六郎五百骑兵、一千多步兵迎战辽军。杨六郎心里明白,这是奸臣有意陷害杨家。辽兵十五万,宋兵才一千五,这不是拿鸡蛋碰石头吗?可是军令如山啊,不出战就让潘仁美找到杀害杨家的借口了。

经过一番谋划,杨六郎带领一千五百人马杀出了瓦桥关。杨家将在关外杀死许多辽兵,但是这一次跟往常不同,辽国人马依仗人多势众,死伤一批,又围上来一批,杀了不到半天,杨六郎回身一看,步兵一个不剩,骑兵也只剩二百多了,眼见日落西山,城内仍不鸣金收兵,也不派兵接应。杨六郎只好带领残兵,且战且退。天黑时,退到了祁家桥。辽兵一见大喜,立刻包围了祁家桥,并且悬赏:活捉杨六郎者封王,杀死杨六郎者封侯。杨六郎带领着二百多骑兵死守祁家桥,跟辽兵鏖战了五天五夜,只杀得辽兵尸骨如山,血流成河。可杨六郎也只剩下百余骑兵,粮草也没有了,只好退到了桥头一座寺院里。因为连年战争,寺里的僧人全跑光了,寺里一粒粮食也没有,一捆草也不见。兵士们都饿得浑身无力,两眼发黑,战马也都倒下再也爬不起来了。这天夜里,趁辽兵不来攻打的时候,杨六郎将部下叫到一起说:“看来援兵无望,突围又突不出去,与其坐着饿死,不如杀几匹马,大家吃饱饭和辽兵拼死一战,为国捐躯也对得起父老乡亲。”众兵将听了,都感动得掉下泪来。

这时有个马头军报告说:“战马饿急了,都抢着啃西廊的破墙。啃过墙头的战马全都站起来竖着耳朵,边蹬边叫,精神了许多。”杨六郎听了,急忙来到土墙近前,借着灯光一看,土墙被战马啃了个大豁口儿。杨六郎从墙上掰下一小块土放在嘴里一尝,谁知这土又甜又香,就好像栗子面一般。杨六郎这才明白,原来是土墙的土能充饥解饿。他马上传令让兵士们吃墙头土充饥。吃着吃着,从墙里挖出一块小石碑,杨六郎借着灯光仔细一看,小石碑上有几行字,写的是:居安要思危,丰年要防歉,栗子打成墙,后人挡饥寒。原来是本寺老和尚为了防歉年,平时把寺里几棵大栗树上的栗子全磨成面,打了这堵墙。宋军兵马都吃饱了,杨六郎对大家说:“这堵栗子墙是佛爷保佑,天助宋朝,我们今晚趁敌兵不防,杀出去!”众兵将个个精神抖擞,骁勇直前,终于在杨六郎的带领下,冲出辽军的重围,杀回瓦桥关。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
©雄县瓦桥关 | Powered by LOFTER